妈妈,您母亲节快乐!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感恩母亲的节日了。

只是从今年起,我再也不能当面对妈妈说“母亲节快乐,谢谢您!”,即使是打电话也不行了。天人相隔,难见慈颜;孺慕之情,何以倾诉!

但是我还是要对在天上的妈妈说,您老人家母亲节快乐!在天上一切安好!

此时此刻,我心中丝丝不绝的哀念,因为此生再也见不到赐给我生命,历尽艰辛养育我的慈母了。

但我同时也知道,心中不应该有伤痛。为了自己的幸运,有这么一位祥和而慈爱的母亲;更为了妈妈– 即令到了自己生命最后的时光, 妈妈也一直是希望她的孩子们平安,幸福,无忧无虑。

妈妈, 只是我忍不住自己的泪水!

2018母亲节前夜。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逃“生”

很快就是生日了。届时我就成为Senior了。

如果是几年前的话,会很开心,快乐地来庆祝一下,甚至开怀畅饮一番。

但如今每想到这一“母难”之日,眼前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母亲最后的日子里消瘦,憔悴的面孔,心痛不已。欢欣的感觉自然也无从谈起。

既然如此,就逃避吧!

刚好多伦多今年是一个特别寒冷的年份,就回到故土去吧。先到父母的坟墓凭吊一番。然后到一个清静少人的地方,静静地思念,感谢父母的生养,哺育之恩,悄悄地度过这一天吧。

逃“生“去也!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

梦见妈妈

昨晚梦见妈妈了。

在一大堆记不起来的梦中,疲累的我回到了琳和我的家 — 居然没有孩子们!

拧动着大门的把手,“门竟然没有锁着!” 我心里有点儿惊奇。

开了门,是妈妈在里面。老人家穿着蓝色的衣衫,干净又朴素,围着蓝色的围裙,好似在为我们做饭。

妈妈的脸上一如往常地是慈爱、祥和的笑容,看着我。

我惊奇万分,不由自主的关了一下门,门也随着变成了我青少年时期老宅子的黑漆门了。

紧接着我又马上打开了门,想进去和妈妈好好诉说自己的苦苦思念,可是妈妈不见了。

那一刻,肝肠寸断,痛苦难当,不禁嘶声哭喊起来,“妈妈”。

然后就醒来了。

然后就是热泪盈眶,低声饮泣。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

父亲一周年祭日

父亲过世已经整整一年了。

今天两个妹妹去父母的墓前代表全家致祭。

愿我们绵绵无尽的思念,永远伴随着在天上的父母之灵!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祭母亲

多伦多时间2017年6月15日正午,我刚刚要登上去皮尔逊国际机场的GO班车的时候收到大妹的微信,得知85岁的母亲走了。当时虽在众目之下,也禁不住悲从中来,不能自已而潸然泪下。辛苦操劳一辈子的慈母,在诊断出肺癌晚期三个月后,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时刻牵挂着的儿孙们,走了。甚至我来不及再见最后一面来送别老人家。如今留给我的就是绵绵不绝的哀伤和思念。

母亲一生养育了我们兄妹四人。无论是我们幼年,家计紧绌的日子,还是我们成年后日渐宽裕的岁月,母亲一生总是辛苦操劳,不曾停歇。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文革时期的冲击,让我们家陷入了贫寒的境地。为了让养育从两岁到八岁的四个孩子,母亲一个没有受过教育也没有工作的家庭主妇,毅然分担起父亲的担子,从在街道看自行车,到摆卖茶水,到在家里替皮业社编织皮丝皮带,辛苦赚取微薄的收入,让家里能维持基本的温饱,而不至饿馁。为了孩子们有衣穿,奔波在乡下的田地上,捡拾农民拉下的棉花。回到家里,用纺车纺成线,接着在父亲和母亲一块儿做成的“织布机”上织成粗布。然后自己染色,裁剪,让我们每个在新年都能穿上新衣,和别的孩子一样开心。慈母手中线,孺子身上衣,就是母亲的真实写照。

文革后期,到了我和弟妹们开始高考的时候,母亲已经是一个小机械厂的员工,并因着自己的努力和出色工作,成为钣金车间的主任。家里有了三个同时在外面读大学的,经济状况自然是捉襟见肘。那几年我们每次假期回家的时候,就看到母亲和父亲一起在家中因为接些白铁皮的零活,敲的满院里响声一片。二老的辛苦,让我们从没因为钱而担忧过。

母亲言传身教,在对待亲人上,也为我们树立一个终身受益的榜样。尤其是在我奶奶的身后之事上,母亲排除了家族内的争执,独力承担了所有的经济和议程的担子,使奶奶风光下葬,也赢得了邻里乡亲们的称赞。

退休之后,母亲也帮着带自己的一些孙子们,让我们工作无忧。同时也帮着父亲,接待一些来家里看病的人。以至后来母亲也能看一些病症了。

母亲一生与人为善,慈爱子女,不愿亏欠别人,甚至也不让自己的儿女有任何负担。

在母亲住院的日子里,虽然身体状况日见恶化,却极少喊痛。清楚地记得一次护工再三问母亲身体难受怎么不说,老人的一句话让人泪溢眼眶:我不愿意麻烦你们!

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极其平凡,在我们心中又极其伟大的母亲。

我不是一个特别相信因果报应的人,因为一切都在神的手中。

但我清楚的知道,母亲是蒙福的。从老人家诊断出肺癌到她撒手尘寰,一直都有儿女辈陪在身边。虽然输液,排液有痛苦,但母亲没有肺癌患者通常会有的出血和剧痛。在女儿,媳妇和孙女的照料下,母亲干净清爽的离开了她操劳一生的这个世界,离开了她养育长大,也深深爱着她的儿女们,去见我们的父亲了。

妈您此刻已经和我爸在一起在天上了。那里没有病痛,也不要您和我爸再辛苦操劳。您和爸在世上相守六十余载,愿您在天上永世相守,永享安乐。

也请您放心,我们和您的孙儿孙女,一定会学习您和爸的榜样,在世上认真生活,做与人为善,又彼此相爱的人,不负您的儿女的身份。

我们也不会忘记2017年6月15日和2016年9月15日分别是您和爸永远离开我们的日子,会常常来看望您二老的。

慈爱的妈妈,愿您安息!

(写于北京,父母骨灰安放墓地之前日。)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

《写给母亲》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

没有了父亲的父亲节

仅仅九个月里,椿萱俱丧!做子女的哀伤,莫过于此!

从此之后,再不能在严,慈面前回报如山的父爱和如水的母爱;海外返乡,再不能看到双亲苍老慈爱的面容;离家返加,再也没有二老在门口依闾而望,颤巍巍挥手而别。曾经无数次梦会萦绕的家,就突然再也没有了,也再找不到了!

今天是父亲节,可我却没有了父亲!连打个电话祝福父亲节都不再可能!真叫人情何以堪,痛何以尽,苦涩连绵,哀伤难已!

在天上的父亲,多希望在这纪念父亲的日子里,您能听到您的儿子祝愿您父亲节安好!

您饱经风霜,却以恩慈待人;您生于綦贫,却自强不息。上奉我祖父母以至孝、中处我叔伯以容让,下教我兄妹以德才。您以医术名,却一辈子学习不堕;四乡慕您术,竟其家数代仰您妙手。您退休三十余年,依然“悬壶”济世;无论严寒或酷暑,无论清晨或黄昏,无论平时或假日,也无论医院或家里,您从不曾拒绝过一个病人。我永远难忘,在您离开我们的前一天,您已经完全依赖吸氧了,还有病人远在杭州打电话求您诊病。

犹记得文革时期,您被诬陷为走资派而被停止工作数月之久。后虽还您清白,却把您的工资降了两级。数年之间,全家贫苦无助。您放下业务副院长的架子,在工作之余,和从未工作过的妈妈一起做编织,在街道摆卖茶水,甚至学会了木匠的手艺,只为补助家里,让您还在幼年的儿女,不致营养不良。每次病人因疾病复原而送食物给您,您从来没有略尝过一口,全留给了给我们兄妹。最难忘,在粮食和副食品十分紧缺的文革初期,有次您出诊回来,给我们带回一只烧鸡。年少不懂人事的我们兄妹,闻到烧鸡的香味,一阵欢呼,风卷残云般地吃得干干净净。您和妈妈就看着我们笑着。长大之后,每每回想起来,都既自惭又感恩。

在我们兄妹的生活中,您是慈父。但在我们的学业上却从未放松过。在社会动乱,学校关闭的时候,您托图书馆馆长阿姨,把小学生的我关在图书馆里,免得荒废学业。在学校恢复后,甚至在我高中毕业后到工厂里工作的几年间,您一直给我鼓励,让我不要丢掉自己所学过的知识。几年之后,您的教诲和督责换来了我们几个到中大,清华和国防科大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也让许多邻居和您的同事对您的远见羡慕和尊重。

您不是达官贵人,也不是科学巨匠。但作为普通人,您给您的子孙留下来一大笔精神财富。连我的孩子们都知道您的高贵品德,都以您为自己的人生榜样,要在这世上做善良又对社会有用的人。

您和我妈妈恩爱相偕共度62载,在您最后的日子里,您把一生所蓄,全部留给了妈妈。因为您不愿给我们增加任何负担,只希望我们好好照顾妈妈,不要让她有任何痛苦。

我在您临走时,答应好好照顾妈妈,却万万没想到,那时妈妈已是肺癌晚期。整整九个月后她老人家也离我们而去。

父亲,在这纪念感恩父亲的节日,我也向您道歉,请您原谅我没能照顾好妈妈。

但请您放心,您的子孙后代一定会以您为生活的榜样,您和妈妈一直都会活在我们的心里,永垂不朽!您在天之灵,殷殷鉴之。

爸爸,您父亲节快乐!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