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怀念父亲

丙申悲秋风,

中州别亲颜。

苦思几梦回,

惊醒犹潸然。

 

严亲已乘黄鹤去,

功德犹在红尘留。

长将此心寄永思,

惟愿余生绍其裘。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母亲一周年忌辰

明天就是妈妈去世一周年了。

但在我的心里,妈妈离开这尘世的前后的情景,似乎是很久了,又似乎是仅仅在昨天。

清楚地记得去年将爸,妈的骨灰安放到墓址,让父母永远的互相陪伴,长相厮守的那天。我和小桐分别捧着爸,妈的骨灰盒。在走向墓址的坡路上,因为悲伤,几乎摔了一跤。

清楚地记得六月17日赶到八宝山的逝者暂停处,看到母亲化妆后,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面带安详地躺在棺木中。

清楚地记得在309医院,妈妈身体已经衰弱到几乎不能到外面晒太阳的那些天。

清楚地记得妈妈在老年医院,坐在轮椅上,身体孱弱,却又每每带着慈爱的笑容看着我。也就是在这家医院,医生告诉我和妹妹,说妈妈检查出了晚期肺癌。那种晴天霹雳的震惊,仿佛依然历历在目。

清楚地记得2016年的冬季,我在北京的时候,每天傍晚陪着妈妈在南长河的河边散步。母亲颤巍巍的和我一起慢慢地走着。只是能走的距离越来越短。

从爸爸离世到我和妹妹带着妈妈到妹妹在北京的家,妈妈一下子就衰老了许多。之前在老家还能每天走到几公里地外的市场和商店。到北京后就只能走数百米,然后就更少了。

无知又粗心的我,当时只是想到妈妈的突然苍老,也许只是因为爸爸的离开让她老人家太过悲伤造成的,而完全没有想到妈妈那时已经是身患癌症了。如果能及时陪妈妈去做一个详细的体检,也许妈妈今天还会和我们在一起吧。现在每次想到这儿,就深深自责,愧疚不已。求天上的妈妈,原谅我这个粗心,不孝之子。

妈妈离开一整年了。但常常在梦中,见到老人家。无疑,这一辈子的母子情分,会一直陪着我走过一生的日子。

妈妈,您老人家安好!

(后记:半个小时前,大妹在父母的墓前,和我,妻及凯文视频通话,让我们能和妈妈讲话,也看到她代我们献上的祭品。)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妈妈,您母亲节快乐!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感恩母亲的节日了。

只是从今年起,我再也不能当面对妈妈说“母亲节快乐,谢谢您!”,即使是打电话也不行了。天人相隔,难见慈颜;孺慕之情,何以倾诉!

但是我还是要对在天上的妈妈说,您老人家母亲节快乐!在天上一切安好!

此时此刻,我心中丝丝不绝的哀念,因为此生再也见不到赐给我生命,历尽艰辛养育我的慈母了。

但我同时也知道,心中不应该有伤痛。为了自己的幸运,有这么一位祥和而慈爱的母亲;更为了妈妈– 即令到了自己生命最后的时光, 妈妈也一直是希望她的孩子们平安,幸福,无忧无虑。

妈妈, 只是我忍不住自己的泪水!

2018母亲节前夜。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逃“生”

很快就是生日了。届时我就成为Senior了。

如果是几年前的话,会很开心,快乐地来庆祝一下,甚至开怀畅饮一番。

但如今每想到这一“母难”之日,眼前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母亲最后的日子里消瘦,憔悴的面孔,心痛不已。欢欣的感觉自然也无从谈起。

既然如此,就逃避吧!

刚好多伦多今年是一个特别寒冷的年份,就回到故土去吧。先到父母的坟墓凭吊一番。然后到一个清静少人的地方,静静地思念,感谢父母的生养,哺育之恩,悄悄地度过这一天吧。

逃“生“去也!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

梦见妈妈

昨晚梦见妈妈了。

在一大堆记不起来的梦中,疲累的我回到了琳和我的家 — 居然没有孩子们!

拧动着大门的把手,“门竟然没有锁着!” 我心里有点儿惊奇。

开了门,是妈妈在里面。老人家穿着蓝色的衣衫,干净又朴素,围着蓝色的围裙,好似在为我们做饭。

妈妈的脸上一如往常地是慈爱、祥和的笑容,看着我。

我惊奇万分,不由自主的关了一下门,门也随着变成了我青少年时期老宅子的黑漆门了。

紧接着我又马上打开了门,想进去和妈妈好好诉说自己的苦苦思念,可是妈妈不见了。

那一刻,肝肠寸断,痛苦难当,不禁嘶声哭喊起来,“妈妈”。

然后就醒来了。

然后就是热泪盈眶,低声饮泣。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

父亲一周年祭日

父亲过世已经整整一年了。

今天两个妹妹去父母的墓前代表全家致祭。

愿我们绵绵无尽的思念,永远伴随着在天上的父母之灵!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祭母亲

多伦多时间2017年6月15日正午,我刚刚要登上去皮尔逊国际机场的GO班车的时候收到大妹的微信,得知85岁的母亲走了。当时虽在众目之下,也禁不住悲从中来,不能自已而潸然泪下。辛苦操劳一辈子的慈母,在诊断出肺癌晚期三个月后,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时刻牵挂着的儿孙们,走了。甚至我来不及再见最后一面来送别老人家。如今留给我的就是绵绵不绝的哀伤和思念。

母亲一生养育了我们兄妹四人。无论是我们幼年,家计紧绌的日子,还是我们成年后日渐宽裕的岁月,母亲一生总是辛苦操劳,不曾停歇。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文革时期的冲击,让我们家陷入了贫寒的境地。为了让养育从两岁到八岁的四个孩子,母亲一个没有受过教育也没有工作的家庭主妇,毅然分担起父亲的担子,从在街道看自行车,到摆卖茶水,到在家里替皮业社编织皮丝皮带,辛苦赚取微薄的收入,让家里能维持基本的温饱,而不至饿馁。为了孩子们有衣穿,奔波在乡下的田地上,捡拾农民拉下的棉花。回到家里,用纺车纺成线,接着在父亲和母亲一块儿做成的“织布机”上织成粗布。然后自己染色,裁剪,让我们每个在新年都能穿上新衣,和别的孩子一样开心。慈母手中线,孺子身上衣,就是母亲的真实写照。

文革后期,到了我和弟妹们开始高考的时候,母亲已经是一个小机械厂的员工,并因着自己的努力和出色工作,成为钣金车间的主任。家里有了三个同时在外面读大学的,经济状况自然是捉襟见肘。那几年我们每次假期回家的时候,就看到母亲和父亲一起在家中因为接些白铁皮的零活,敲的满院里响声一片。二老的辛苦,让我们从没因为钱而担忧过。

母亲言传身教,在对待亲人上,也为我们树立一个终身受益的榜样。尤其是在我奶奶的身后之事上,母亲排除了家族内的争执,独力承担了所有的经济和议程的担子,使奶奶风光下葬,也赢得了邻里乡亲们的称赞。

退休之后,母亲也帮着带自己的一些孙子们,让我们工作无忧。同时也帮着父亲,接待一些来家里看病的人。以至后来母亲也能看一些病症了。

母亲一生与人为善,慈爱子女,不愿亏欠别人,甚至也不让自己的儿女有任何负担。

在母亲住院的日子里,虽然身体状况日见恶化,却极少喊痛。清楚地记得一次护工再三问母亲身体难受怎么不说,老人的一句话让人泪溢眼眶:我不愿意麻烦你们!

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极其平凡,在我们心中又极其伟大的母亲。

我不是一个特别相信因果报应的人,因为一切都在神的手中。

但我清楚的知道,母亲是蒙福的。从老人家诊断出肺癌到她撒手尘寰,一直都有儿女辈陪在身边。虽然输液,排液有痛苦,但母亲没有肺癌患者通常会有的出血和剧痛。在女儿,媳妇和孙女的照料下,母亲干净清爽的离开了她操劳一生的这个世界,离开了她养育长大,也深深爱着她的儿女们,去见我们的父亲了。

妈您此刻已经和我爸在一起在天上了。那里没有病痛,也不要您和我爸再辛苦操劳。您和爸在世上相守六十余载,愿您在天上永世相守,永享安乐。

也请您放心,我们和您的孙儿孙女,一定会学习您和爸的榜样,在世上认真生活,做与人为善,又彼此相爱的人,不负您的儿女的身份。

我们也不会忘记2017年6月15日和2016年9月15日分别是您和爸永远离开我们的日子,会常常来看望您二老的。

慈爱的妈妈,愿您安息!

(写于北京,父母骨灰安放墓地之前日。)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