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海归正气篇:我是正常男人 这就是我的“天上人间”

 

最近有关北京查封“天上人间”的新闻闹的很热乎,媒体推波助澜,八卦到处飘香。究其原因是,男人们的话题不是政治就是女人,这事儿千古永远。这不,我也来凑个热闹。

那天和一位海归老张聊天,说起了“天上人间”的事,我顺便把自己对国内这些年来的腐败的不满和性交易泛滥的不齿一股脑儿倒了出来。他的一席话,让我看到了多年难得一见的海归正气,男人底气。

以往和别人说这类事,得到的反应大多是见怪不怪,眼下中国解放了、自由了,只要不强迫,有什么可指责的?另一种论点是,党“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这些先富起来的人钱总得要找地方花呀,你总不能让他们都捐了或都买股票吧,再说那样怎么能让这些富人有成就感、有拼命工作的动力呢?再有一种观点,就是认为这种吃吃喝喝、摸摸捏捏是男人的最佳能量释放管道。男人对政治和女人情有独衷,没有女人,男人就会去专注政治,反而对党和政府的稳定不利。历史上美女误国的事很多,一曲《长恨歌》,多少男人泪?换个脑筋,如果能让这些精力充沛的男人都有一到几个“杨贵妃”,只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说上述观点代表了时下中国的主流,恐怕一点也不为过。我们在海外的人经常听到看到各种各样的腐败报道,也已经不那么大惊小怪了。很多人回国不也会时不常的去腐败一下吗?也算是没有完全被时代抛弃。提起长期海归的成功人士,那就更不用说了,有地位、有银子、有精力,不玩白不玩。就像李白所言“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但这位老张与众不同,他说他回国快6年了,没有去随大流,也没有被拉下水,更没有去羡慕那些朋友和同事。用他的话:“人要活得轻松,人要活得实在,人要活得安心。”

老张的年龄比我大一点点,来自农村,是改革开放后第一届(77级)大学生。当初他以非常优异的成绩考入他本省的重点工科大学,后来又读了研究生,80年代末来到美国读博士,然后就职于美国大汽车公司。6年前,因美国这边不景气,正冯国内来美招聘,他拿到一个不错的主管位子。六年下来,他的工作已经上了一个新台阶,他的家庭也走过了一片艳阳天。

老张有一个漂亮而能干的老婆和两个已经成年的孩子,一个今年大学毕业,即将要上医学院,另一个也已经被一所名校录取,马上就要上大学了。

我好奇的问:“你怎么能够在国内的大环境下做到坐怀不乱呢?”他说:“国内的诱惑无处不在,我也不是什么‘大内高手’,可以‘刀枪不入’。但我有一个好习惯,就是不吸烟,也不能喝酒,我是属于酒精过敏的那一类,所以我滴酒不粘。这样就减少了很多麻烦和困扰。”

“我这几年,只要一有假就回美国来和家人一道出去旅游,美国、欧洲、东南亚都跑了个遍,老婆孩子们都很喜欢。我忙的时候,老婆也经常去我那里,孩子由外公外婆照料个把星期好像问题不大。他们后来也渐渐习惯了。这样我们每年在一起的时间也有好2-3个月。每次都有个盼头,时间过得也挺快,尤其是大家都忙着计划下一次旅行时更是如此。”

我问他:“据说,现在国内很多时候有人安排让你腐败,你自己不去找,有人会找上门来,是不是有过?”老张笑着答道:“当然有,如果定力不够,恐怕是很难不投降的。你可能会很危险哦”他开玩笑地说:“我刚回去不久,参加一个酒会,对我来说,那只能算是一个‘汽水会’,因为我不喝酒。酒会后是舞会,我的舞跳得还是不错的,当初在国内流行过,跟老婆常跳。到美国后这个‘业务’就荒废了多年。回国第一次跳舞还是很兴奋的,当时的舞伴很年轻很漂亮。没想到跳着跳着,大厅的灯突然关掉了。我开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是电路问题。等我搞清楚那是故意所为,好让大家方便做私下‘工作’,我被吓跑了。后来人家有这种舞会就不叫我了,哈哈。”

我不能被他说服,对他的话持怀疑态度,“我知道的海归都‘失守’了,为什么你能不为所动,不同流合污,不被诱惑,用时下流行的话说,不被腐败?男人能抵挡住美色的毕竟是罕见的事。”我不好意思说出口话是,他是不是功能有问题,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他也许能揣测到我的言外之意,也可能我不是第一个问他这个问题吧。老张很激动而又深情的对我说:“我是个堂堂正正的男人,我正常得很。我只所以不去跨出那一步,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责任和我老婆在我心中的地位。我把这个家看得比我的生命还要宝贵。也许你会说我在说大话,但你不要戴着墨镜看人。我上大学的时候,多穷、多寒酸?有谁能看得上我?那些城市的女孩那一个不是要找所谓‘门当户对’的、家庭没负担的、最好是干部教授的?我老婆就跟别人不一样,是她主动找我。凭她的个人条件和家庭条件,她什么样的人找不到?追她的人至少有一个班吧。他看上我什么?无非是肯学、实在、会疼人。这些所谓的优点在当时的环境下就不那么值钱了,但我老婆就最看重。”

看我听得有兴趣,老张接着滔滔不绝:“虽然说当时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主,但没想到他的城市父母会对我们的集合加以阻拦,让她吃尽了苦头。后来,我考上了研究生,才勉强得到她父母的认可。我这30来年生过病,受过挫,经历过6-4的阵痛,是我老婆陪我左右,帮我度过难关。我农村的父母弟兄需要救济,她从不吝啬。我穷的时候,她从无怨言。我没有工作的时候,她出去端盘子养家。我怎么能做对不起她的事?人的一生不管怎么样也要过得心安理得吧。我把孩子留在美国让她照管,我去中国去搞二奶、玩小蜜,怎么能心安理得?”

“其实,在国内你如果不让人家给你机会,人家还是尊重你的。我一开始的态度至关重要,后来就好办了。有时间我就去加班,没有什么周末。好在我是做技术活的,不需要去搞应酬,我就靠我的技术吃饭,不需要求人。虽然国内餐馆吃饭方便,也有很多宴会,但我的胃不太好,得过溃疡,所以我还是喜获自己家里的饭菜。我喜好做自己爱吃的饭菜,算是个爱好,也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我不觉得非得去歌舞厅、非得去花天酒地才是娱乐。对了,我的另外一个最大的爱好是高尔夫球,我是走到哪儿,打到哪儿。我是真正沉醉于白球本身,而不是用它来搞社交。”

…………

我们还谈了许多、许多。最后老张自豪而坚定的告诉我:“我不需要他们搞的那种‘天上人间’,我有我自己的‘天上人间’,我的生活让我感到很富足、满足,这就是我的‘天上人间’。” 我被他的真情打动,第一次相信在中国可以过一个正常的美式的生活。面前的老张让我眼睛一亮,怎么有点像小说里的人物?是啊,只有像老张这样才能活得轻松,活得实在,活得安心。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ZT海归正气篇:我是正常男人 这就是我的“天上人间”

  1. 木钉 says:

    稀里糊涂地被引到这里,看了这么洋洋洒洒的一大篇。
    关键词:男人,女人,天上人间。
    总结:男人并不是没有一个好东西,偶尔也能蹦出一两个。你是其中一个? 🙂

    • frankxue3251 says:

      对男人的看法是不是有点儿过于悲观了。:)
      我对自己有一点儿自知之明,不是什么柳下惠,鲁男子类的君子。只是到眼下为止,总算是记住了自己的责任,没忘记为我生儿育女,辛苦操劳的女人。也学会了不去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即令那东西美好迷人。所谓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