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0

哀伤

妻的三姨妈,昨日走了.是因为肝癌,年仅65岁. 在我的印象中,她似乎总是和善的微笑,处处流露出体贴晚辈的慈祥.从我和妻约会的那些日子,到我们结婚,有了女儿,然后负籍海外, 姨妈和岳母一起,为我们操劳,挂心.这一切,犹如昨日一样,历历在目. 姨妈一生辛苦.十余年前,姨夫先走了,留下姨妈和一双儿女.含辛茹苦,其中的艰辛,实在不足为外人道.尤其是儿子出了那件大事之后,岳母告诉我们,姨妈就很少真正开心过了. 如今,长者仙逝,唯有仁爱风范永留在我们的记忆中.每思及此,心伤不已,悲从中来.谨将一束鲜花,献给姨妈,愿老人家在天之灵安息.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Large numbers — write something to keep my blog alive

For me this past 24 hours was a time to experience some large numbers, and this experience might well be stretched for a longer time. It started from something only a little special: I was requested to import a “small” number of data records from one data tabl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How could he be so cold-blooded!

“If I die, will you make sure you let my mom know that I love her“. A heart-broken headline I read from the Toronto Star when I was shopping in a grocery store today at noon. That was Jessica Lioy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Requested to work on 3 weekends in a row

Juts was informed to prepare to work on the next 2 weekends: this upcoming one for a DITL and the one after for another for another DR. Therefore, I’ll have 3 working weekends in a row, by taking into account the last weekend. Hopefully I’ll get sort of break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ZT: 《妻子曾在大学门口烤红薯》

  ——我的生命我的爱 生命终将腐朽 爱永不荒芜 在这珍贵的人间 是否紧握掌纹 就可延续 身世里的命运? 序 我还没有活到靠回忆度日的岁数。只是近来忽有所感,无法停止对于往昔的追忆。已经多年不写与工作无关的文字,现在却有一种冲动,让我砚冰为墨,以笔尖拭去时光的灰尘,望到当日亦不曾有的清晰。 生于70年代,我不知应该感到悲哀,还是幸运。故国仅存于梦境,偶尔重回那片土地,唯感陌生和疏离;而在这异国何处可以安放我的灵魂?正如弗罗斯特在《熟悉黑夜》中所写的诗句:     我冒雨出去,又冒雨归来     我已越出街灯照亮的边界 也许我们这第一代海外寄居者,注定是要长久忍受被边缘之苦。在街灯照亮之外,只能依靠内心的光明。我们这一代人曾经苦苦奋斗,我们拥有的爱和恨依然炽烈,我们的血脉里还流淌着那来自一个伟大国度世代相承的优雅、高贵和坚韧,足以让我们在今后的岁月里依旧持守生命的本真原色,并磊落坦然。 谨以此文,纪念我们活过、爱过的年代,我们都是永远的70后。 1 我生于一个时代的末尾,成长于另一个时代的开端。无数喧嚣和疯狂之后,中国大地终于恢复了应有的平静。八十年代初我开始求学,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在父母身边。高考时父母希望我考他们所在的大学,但我执意要离开他们出去闯荡,这才遇到青。 我和青的故事很简单,我爱她,她爱我,几乎从我们相识的最初。我们获得了亲人的全力支持,一帆风顺地走到一起。我们的爱并不轰轰烈烈,难以惊天地泣神鬼。只是我们自己由衷地感动,因为持久的幸福而感恩。青对我的爱,使我的生命很早就远离孤独和冷漠;而父母对我的爱,使我的生命有了永久的黄金质地。 在我幼年时代,父母就对我有很高的期望。他们学的都是文科,因此我在小学就已博览群书,文史知识远远超过同龄人。到了中学,我逐渐对自然科学产生越来越浓厚的兴趣,立志终身从事科研。父母亦赞许有加,对我说其实科学更加有用。 进入大学,我比在高中时还要勤奋,非常喜爱所学专业。我的大学同学有的已经开始恋爱。在我们读书的年代,大家都很单纯,没有什么心计。对于爱情,只要是觉得对方好,合得来,没太考虑别的。我们同学之间互相支招、帮助、鼓励(教唆),同时也不免偶尔捉弄一下,开个玩笑。那些肝胆相照的朋友,如今天各一方难聚首。 而我还没有想过早早恋爱,只是对科学十分入迷,整日所想都是方程和实验。偶尔看看诗歌和小说,有时兴起也信笔涂鸦,在文学中亦寻得片刻的宁静和悠远的哲思。 直到我遇见青…… 2 那时我常到校外的几条街道吃小吃。有一对父女引起我的注意。父亲做煎饼,女儿烤红薯。她长得其实不算太漂亮,但打扮得整齐干净,一条马尾辫,说话大嗓门,却又很甜,面色红润,做事干净利索。和别的摆摊人不同,闲时总拿本书看,而别人要么聊天,要么去打牌。我仔细瞧了瞧她的书,竟然是我非常熟悉的高中课本。 于是我经常去她那买红薯,其实我并不喜欢吃。后来渐渐有些熟了,就找到机会乘着她不忙的时候和她说话。她名叫青,高中上了快两年,因母亲身体不大好,家里弟弟妹妹又多,只好辍学和父亲出来打工。她很羡慕我读大学,虽然她很爱学习,但现在即使考上了,也难去读。她想攒点钱,以后有机会再去争取,现在基本上把高二的课程学完了,但没有高三的书。 我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家人,给我把高三的书籍和复习资料寄过来。父母非常奇怪,问我怎么回事?甚至担心我出事被学校开除了。当我把一袋子书递给她时,她一脸感谢,平常伶牙俐齿的,却说不出话来。后来我再去买红薯,她就不收我的钱。我偷偷告诉她,其实我不爱吃红薯,她的脸一下子红了,不敢看我。 青后来告诉我,我第一次去她那儿买红薯时,她就感到我和别人有点不同。后来我去的次数很多,她就有点记住我。她还记得我抓耳挠腮,想着找机会接近她的那天。她也想和我说话,却不知如何开口。最后还是我厚着脸皮,问她为什么看高中课文。 那是我们第一次长谈,说过的话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很清楚。当我们的目光无意间对视,都微笑着低下头。那个晚上我几乎失眠,怎么睡天都不亮。一大早就跑去找她,但她还没有来。我就等着,直到看见那熟悉的马尾辫和灿若朝霞的笑容。 3 以后周末我就去他们租的小屋里帮她学课。他爸对我极其客气,不知用什么招待我才好。我叫他们别客气,大都是下午吃过饭去,吃晚饭之前回校,我也没什么钱请她下馆子。那些午后留下我们最最美好的回忆,我们静静地看书,我帮她做题或讲解。她父亲觉得对不起女儿,尽量让她少上街。可是她非常孝顺,尽力帮助她父亲。 和她呆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我就越喜欢她。那时我非常害羞,连她的手都不敢碰。后来我们有时也去学校的图书馆。看完书的傍晚,我带她到大学食堂吃饭。看到她的同龄人,青不免有些惆怅。我对她说,青,其实你比我更为优秀,相信我,你一定会成为其中的一员。晚饭后我送她回去,并肩走在校园,看夕阳缓缓沉落,半天都是红霞。 从春天认识到年底,有十个月,我们见面越来越多,连暑假我都没有回家。我虽不知她的心思,但能感到她对我的依恋。记得一个秋日的星期天,风急雨骤。我冒雨去找她,她等在门口,头发和衣襟湿漉漉的,让我心生无限怜惜。真想一把抱住她,告诉她我愿为她遮风挡雨。萧萧风雨中,我们四目相对,却无从说起。我对她笑笑说,青,雨真大。我想那时我们应已明了彼此的心意。 转眼寒假到了,即使我留下,他们也要回老家团圆、过年。于是我让她留了个村里的电话给我。和她分别之际,那种惘然和怅然,让我知道对她的爱已经深挚。我看见青朝我微笑着挥手,然后低下头。我感到她的眼中和我一样,有一层晶莹。 青和她的父亲走后不久,我也坐火车回家。往年这个时候,我是多么兴奋,急着回去和父母团聚。我是独子,父母给了我他们所有的爱。现在我既惦记着她,又不知怎样对父母说,坐在火车上,十分烦恼。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情景,恨不得立时去找她,明明白白地对她说,我愿以一生承担爱,帮她实现愿望。 4 回家后,我无法集中注意力做任何一件事情。母亲觉察到我的变化,问我是否在恋爱。我不敢和父亲说,悄悄对母亲说了。父母都是高校的教授,我害怕他们不会同意。晚上父亲回来,一起吃晚饭时,发现平常说个不停的我,今天不怎么说话,只顾闷头扒饭,感到颇为奇怪。 我知到母亲会等我入睡,才和父亲商量此事。那个夜晚我怎么能够睡得着,只是一遍遍回想和青共度的时间。两情相悦如此美好,如何忍受离别?她的容颜出现在窗外,又忽然消逝。千里之外的青,一定与我一样难熬这漫长的夜色。我不敢想像,如果失去她,我的生命会怎样。夜半时分我去上卫生间,从门底发现父母房间的灯还亮着。我忍不住,就去敲门。 父亲开了房门,母亲见我泪流满面,赶紧叫我坐在她身旁。母亲对我说,好孩子,我和你爸爸都很赞许你和她交往。这是个好姑娘,聪慧懂事又乐观坚强,不要错过。我们到现在还没睡,并非犹豫不决,而是回想起我们的当初。枫儿,不知不觉之间你已经长大,到了恋爱的年纪。 父亲接口对我说,但是现在应该帮她考上大学,而经济上他们会帮助我们。我高兴得再次落泪。我告诉他们,青非常聪慧勤奋,这十个月来我们一直为此作准备,她肯定可以考上一所很好的大学。父母相信我,都很欣慰。 那个晚上我们一家三口谈了许久,母亲给我讲了她和父亲,以及他们父母的许多故事,好多我是第一次听到。 5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意趣消索

说来惭愧,自己身为IT人,竟然没有做任何预备就将自己的Live Space Blog”升级”到了眼下的WordPress.”升级”的结果可谓一塌糊涂.不仅丢失了所有的像册,连朋友的连接也一并失去.尤其是两位刚刚联结的朋友.这让我深感愧疚. 看来我需要多花点时间来弄明白如何把失去的部分找回来,或者重新建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叶知秋至

秋天是成熟,秋天是收获,秋天是美丽,秋天又孕育生命.何须悲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