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5

My Biggest Ever DIY Car Project

DIY to fix the passenger side window of my old Jetta was the focus of mine in the past day and a half. At the end it came out as a triumph. Yeah! It all started from late last year whe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

An Aesthetic Jasmine Flower

Rejoice is viewing the beautiful pictures while immersed into the fascinating music.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

ZT: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走尘世,来来往往, 悲欢离合,且行且惜! 相遇皆缘,相伴唯心, 一生一程,一程一生!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生命中的偶遇 我只是你的曾经 你却成了我的永恒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感谢在人生的交汇点 你瞬间的绽放 温暖我心一生 秋天里的擦肩而过 能妆点出春天的芬芳 天各一方的四季 我却拥有了一个 永不凋谢的梦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繁华喧嚣的世界 并不容易让人遗忘 即使没有罗盘指引 也从未迷失 那座不曾踏足的城 相似的黑夜相似的光 照亮我的却还是 那盏你点亮的灯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不要承诺 因为承载不了海誓山盟 却能够传递遥远的叮咛 如果心灵可以超越时空 我们只是换一种方式结伴同行 带着你给的能量 把所有的坎坷崎岖踏平 不让遥远的距离 荒芜最初的梦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风花雪月 那只是想象中的前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logroll | 4 Comments

莫测的天气

昨天我有幸看到一场天气的花式表演,领略了天气的变幻莫测。 中午时分,鹅毛般的雪花飘然而至。转瞬间,房子周围已是洁白一片。如此大片的雪花,就是冬季在我们这里也不多见。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大雨骤降。雨滴打在窗户的玻璃上,配合着风声,声势颇为震撼。小儿子再过一阵就放学了,我的车子又不在家,如此强的风雨,让我着实为他如何走回家担心了半天。好在几十分钟后,雨势减弱,成了毛毛雨。 不过地上一层纯纯的白雪也已被这雨水冲刷干净,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傍晚的时候,妻,小儿子和我一起去离家10多公里外的一家店买些后院用的花肥。店里的售货员刚帮忙把花肥搬进车的后备箱,霖霖细雨突然又变成绿豆大小的冰雹从天而降。回家的路上,就看到车前,车窗的玻璃上,高速公路的路面上,到处是想乒乓球般跳跃的晶莹小球。冰雹打在玻璃上发出奇特的敲击声,伴随我们一直到家门口,才慢慢停止。走出车门,满地滑溜溜的是一层透明的冰雹,还真让人有举步维艰的感觉。 就这样,在半天多的时间内,莫测的天气给我展示了难得一见的从雪到雨再到冰雹的降水花式组合,令我大开眼界!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

终于读完了【静静的顿河】

在过去的岁月里,我曾经几次试图阅读前苏联作家肖霍洛夫的名作【静静的顿河】,可是每次都在那洋洋大观的四卷巨著震慑之下,选择了放弃。直到现在闲居家中,才又一次沽其余勇,一鼓作气把它读完了。 我不想用自己蹩脚的文字来亵渎这瑰丽的史诗画卷,就不说多余的话了, 以免如梅之涣题李白墓诗所说的一样:“采石江边一堆土,李白诗名耀千古;来的去的写两行,鲁班门前弄大斧。” 想说的是,在我走过的岁月里,苏俄作家的两本著作对我有很大的影响。 像许许多多同龄人一样,我在自己的少年时代很喜欢奥茨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中的主人公保尔所说的那句名言“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人生最宝贵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织就了热血少年的雄心和理想。朦胧而单纯的学子于是立志去为海市蜃楼般美丽的梦想奋斗。只到多年后才明白这梦想也如海市蜃楼般虚空。 托尔斯泰的【复活】则是一部为我树立人性价值标杆的书。就是这本书,在当时漫天的阶级斗争的腥风血雨中,在随处可见的对人性的批判和践踏中,让我看到“人性”的闪光的一面,那种感动是无法用言辞形容的。如果说年轻贵族聂赫留朵夫诱骗女佣卡秋莎还可以从黄世仁欺侮白毛女来类比的话,那么贵族地主聂赫留朵夫对妓女和囚犯玛丝洛娃的真诚认罪悔改,并愿意抛弃一切,求她为妻子以得宽恕,则让我第一次明白每个人都有尊严。这尊严应该也可以得到尊重,而无须流无辜人的血。无论尊卑贵贱,都无权伤害别人。如果伤害了别人,就要付出代价,用真诚的行动以求宽恕。在我接受耶稣信仰之前,对人性的尊崇一直是我自认生命中最美好的一面,虽然很多时候自己并不能做到! 如今到了壮年的时候,我读了【静静的顿河】。书中骁勇善战又固执守旧的顿河哥萨克们作为一个民族,已经湮灭。就像一切经历了极度的辉煌和荣耀的人物,家国,文明一样,在激起一串的浪花和涟漪之后,慢慢地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正如毛泽东诗中所云:“人世難逢開口笑,上疆場彼此彎弓月。流遍了,郊原血。一篇讀罷頭飛雪,但記得斑斑點點,幾行陳跡。五帝三皇神聖事,騙了無涯過客。”又如林语堂的一本书名【人生不过如此】。 是的,人生不过如此。但愿这转眼如梦的人生多点平安,欢乐,少些伤害,愁恨。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

A Disaster

Last night’s rainfall was one of the heaviest in my area in the Spring, among all the years I have lived here. For whatever reason, the 4 windows of my wife’s BMW (unluckily I was the driver yesterday) were not clos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logroll | 6 Comments

四月雪

已经是四月初了,天上又飘飘洒洒地下起雪了。 只是大地已经回暖。落在地上的雪很快地就融化消失不见了。倒是停在外面的汽车上和仍被寒凉的风吹拂着的房顶上,保留着轻轻的一层洁白。 春暖乍寒。多城的四月天每年大致如此。也许是多情的雪留恋这安大略湖畔的秀丽山川和宏伟的都市吧,在每年一度的离别之时,忍不住脉脉含情地要几度亲吻这儿的天空和土地。 近几年来,感觉多城的冬季降雪量在增加,平添了许多铲雪和开车的麻烦。虽然如此,看到这冬天里的最后的雪花飘落,还是有丝丝的留恋。 但不管怎么说,春天来了。已经看到阳光明媚,大地回春了。再过些日子,当春天将地上干枯的草丛,树上光秃的枝干涂上一层嫩绿,草长莺飞,鲜花盛开,生机盎然的时刻就又回来了。届时我们的周围,又会是一片美丽。 四月雪,谢谢你带来了春消息。走好!

Posted in Blogroll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