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7

《写给母亲》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

没有了父亲的父亲节

仅仅九个月里,椿萱俱丧!做子女的哀伤,莫过于此! 从此之后,再不能在严,慈面前回报如山的父爱和如水的母爱;海外返乡,再不能看到双亲苍老慈爱的面容;离家返加,再也没有二老在门口依闾而望,颤巍巍挥手而别。曾经无数次梦会萦绕的家,就突然再也没有了,也再找不到了! 今天是父亲节,可我却没有了父亲!连打个电话祝福父亲节都不再可能!真叫人情何以堪,痛何以尽,苦涩连绵,哀伤难已! 在天上的父亲,多希望在这纪念父亲的日子里,您能听到您的儿子祝愿您父亲节安好! 您饱经风霜,却以恩慈待人;您生于綦贫,却自强不息。上奉我祖父母以至孝、中处我叔伯以容让,下教我兄妹以德才。您以医术名,却一辈子学习不堕;四乡慕您术,竟其家数代仰您妙手。您退休三十余年,依然“悬壶”济世;无论严寒或酷暑,无论清晨或黄昏,无论平时或假日,也无论医院或家里,您从不曾拒绝过一个病人。我永远难忘,在您离开我们的前一天,您已经完全依赖吸氧了,还有病人远在杭州打电话求您诊病。 犹记得文革时期,您被诬陷为走资派而被停止工作数月之久。后虽还您清白,却把您的工资降了两级。数年之间,全家贫苦无助。您放下业务副院长的架子,在工作之余,和从未工作过的妈妈一起做编织,在街道摆卖茶水,甚至学会了木匠的手艺,只为补助家里,让您还在幼年的儿女,不致营养不良。每次病人因疾病复原而送食物给您,您从来没有略尝过一口,全留给了给我们兄妹。最难忘,在粮食和副食品十分紧缺的文革初期,有次您出诊回来,给我们带回一只烧鸡。年少不懂人事的我们兄妹,闻到烧鸡的香味,一阵欢呼,风卷残云般地吃得干干净净。您和妈妈就看着我们笑着。长大之后,每每回想起来,都既自惭又感恩。 在我们兄妹的生活中,您是慈父。但在我们的学业上却从未放松过。在社会动乱,学校关闭的时候,您托图书馆馆长阿姨,把小学生的我关在图书馆里,免得荒废学业。在学校恢复后,甚至在我高中毕业后到工厂里工作的几年间,您一直给我鼓励,让我不要丢掉自己所学过的知识。几年之后,您的教诲和督责换来了我们几个到中大,清华和国防科大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也让许多邻居和您的同事对您的远见羡慕和尊重。 您不是达官贵人,也不是科学巨匠。但作为普通人,您给您的子孙留下来一大笔精神财富。连我的孩子们都知道您的高贵品德,都以您为自己的人生榜样,要在这世上做善良又对社会有用的人。 您和我妈妈恩爱相偕共度62载,在您最后的日子里,您把一生所蓄,全部留给了妈妈。因为您不愿给我们增加任何负担,只希望我们好好照顾妈妈,不要让她有任何痛苦。 我在您临走时,答应好好照顾妈妈,却万万没想到,那时妈妈已是肺癌晚期。整整九个月后她老人家也离我们而去。 父亲,在这纪念感恩父亲的节日,我也向您道歉,请您原谅我没能照顾好妈妈。 但请您放心,您的子孙后代一定会以您为生活的榜样,您和妈妈一直都会活在我们的心里,永垂不朽!您在天之灵,殷殷鉴之。 爸爸,您父亲节快乐!

Posted in Blogroll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