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母亲

多伦多时间2017年6月15日正午,我刚刚要登上去皮尔逊国际机场的GO班车的时候收到大妹的微信,得知85岁的母亲走了。当时虽在众目之下,也禁不住悲从中来,不能自已而潸然泪下。辛苦操劳一辈子的慈母,在诊断出肺癌晚期三个月后,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时刻牵挂着的儿孙们,走了。甚至我来不及再见最后一面来送别老人家。如今留给我的就是绵绵不绝的哀伤和思念。

母亲一生养育了我们兄妹四人。无论是我们幼年,家计紧绌的日子,还是我们成年后日渐宽裕的岁月,母亲一生总是辛苦操劳,不曾停歇。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文革时期的冲击,让我们家陷入了贫寒的境地。为了让养育从两岁到八岁的四个孩子,母亲一个没有受过教育也没有工作的家庭主妇,毅然分担起父亲的担子,从在街道看自行车,到摆卖茶水,到在家里替皮业社编织皮丝皮带,辛苦赚取微薄的收入,让家里能维持基本的温饱,而不至饿馁。为了孩子们有衣穿,奔波在乡下的田地上,捡拾农民拉下的棉花。回到家里,用纺车纺成线,接着在父亲和母亲一块儿做成的“织布机”上织成粗布。然后自己染色,裁剪,让我们每个在新年都能穿上新衣,和别的孩子一样开心。慈母手中线,孺子身上衣,就是母亲的真实写照。

文革后期,到了我和弟妹们开始高考的时候,母亲已经是一个小机械厂的员工,并因着自己的努力和出色工作,成为钣金车间的主任。家里有了三个同时在外面读大学的,经济状况自然是捉襟见肘。那几年我们每次假期回家的时候,就看到母亲和父亲一起在家中因为接些白铁皮的零活,敲的满院里响声一片。二老的辛苦,让我们从没因为钱而担忧过。

母亲言传身教,在对待亲人上,也为我们树立一个终身受益的榜样。尤其是在我奶奶的身后之事上,母亲排除了家族内的争执,独力承担了所有的经济和议程的担子,使奶奶风光下葬,也赢得了邻里乡亲们的称赞。

退休之后,母亲也帮着带自己的一些孙子们,让我们工作无忧。同时也帮着父亲,接待一些来家里看病的人。以至后来母亲也能看一些病症了。

母亲一生与人为善,慈爱子女,不愿亏欠别人,甚至也不让自己的儿女有任何负担。

在母亲住院的日子里,虽然身体状况日见恶化,却极少喊痛。清楚地记得一次护工再三问母亲身体难受怎么不说,老人的一句话让人泪溢眼眶:我不愿意麻烦你们!

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极其平凡,在我们心中又极其伟大的母亲。

我不是一个特别相信因果报应的人,因为一切都在神的手中。

但我清楚的知道,母亲是蒙福的。从老人家诊断出肺癌到她撒手尘寰,一直都有儿女辈陪在身边。虽然输液,排液有痛苦,但母亲没有肺癌患者通常会有的出血和剧痛。在女儿,媳妇和孙女的照料下,母亲干净清爽的离开了她操劳一生的这个世界,离开了她养育长大,也深深爱着她的儿女们,去见我们的父亲了。

妈您此刻已经和我爸在一起在天上了。那里没有病痛,也不要您和我爸再辛苦操劳。您和爸在世上相守六十余载,愿您在天上永世相守,永享安乐。

也请您放心,我们和您的孙儿孙女,一定会学习您和爸的榜样,在世上认真生活,做与人为善,又彼此相爱的人,不负您的儿女的身份。

我们也不会忘记2017年6月15日和2016年9月15日分别是您和爸永远离开我们的日子,会常常来看望您二老的。

慈爱的妈妈,愿您安息!

(写于北京,父母骨灰安放墓地之前日。)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logroll.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祭母亲

  1. Eve says:

    愿老人家走好,安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