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8

父亲节-怀念父亲

丙申悲秋风, 中州别亲颜。 苦思几梦回, 惊醒犹潸然。   严亲已乘黄鹤去, 功德犹在红尘留。 长将此心寄永思, 惟愿余生绍其裘。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母亲一周年忌辰

明天就是妈妈去世一周年了。 但在我的心里,妈妈离开这尘世的前后的情景,似乎是很久了,又似乎是仅仅在昨天。 清楚地记得去年将爸,妈的骨灰安放到墓址,让父母永远的互相陪伴,长相厮守的那天。我和小桐分别捧着爸,妈的骨灰盒。在走向墓址的坡路上,因为悲伤,几乎摔了一跤。 清楚地记得六月17日赶到八宝山的逝者暂停处,看到母亲化妆后,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面带安详地躺在棺木中。 清楚地记得在309医院,妈妈身体已经衰弱到几乎不能到外面晒太阳的那些天。 清楚地记得妈妈在老年医院,坐在轮椅上,身体孱弱,却又每每带着慈爱的笑容看着我。也就是在这家医院,医生告诉我和妹妹,说妈妈检查出了晚期肺癌。那种晴天霹雳的震惊,仿佛依然历历在目。 清楚地记得2016年的冬季,我在北京的时候,每天傍晚陪着妈妈在南长河的河边散步。母亲颤巍巍的和我一起慢慢地走着。只是能走的距离越来越短。 从爸爸离世到我和妹妹带着妈妈到妹妹在北京的家,妈妈一下子就衰老了许多。之前在老家还能每天走到几公里地外的市场和商店。到北京后就只能走数百米,然后就更少了。 无知又粗心的我,当时只是想到妈妈的突然苍老,也许只是因为爸爸的离开让她老人家太过悲伤造成的,而完全没有想到妈妈那时已经是身患癌症了。如果能及时陪妈妈去做一个详细的体检,也许妈妈今天还会和我们在一起吧。现在每次想到这儿,就深深自责,愧疚不已。求天上的妈妈,原谅我这个粗心,不孝之子。 妈妈离开一整年了。但常常在梦中,见到老人家。无疑,这一辈子的母子情分,会一直陪着我走过一生的日子。 妈妈,您老人家安好! (后记:半个小时前,大妹在父母的墓前,和我,妻及凯文视频通话,让我们能和妈妈讲话,也看到她代我们献上的祭品。)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