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frankxue3251

回国:父亲辞世三周年祭

转眼间父亲已经离开三年了! 站在墓碑前,心中还是一样的痛,一样的无法割舍。谁说岁月可以洗去记忆,美好的或哀痛的?只能说洗去的都是和自己生命仅有泛泛瓜葛的人与事。那和自己血脉相连的父母,是深深铭刻在心里的。纵然天老地荒也不能磨灭。 然而 我又能做什么才能再见到您老人家呢? 每思及此,悲从中来,不胜哀恸!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2019父亲节

父亲节的一大早,三个孩子在不同的地方(香港,蒙特利尔和滑铁卢)给我发微信,祝贺父亲节。让我很开心。 只是我无法再向自己的父亲说“父亲节快乐”了。 但那血脉相连的父子情,是我一辈子,铭记在心,终生不会忘怀的。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母亲二周年忌辰

转眼母亲离开已经整整两年了。 常常在梦中见到老人家。慈容依然,也常常教诲我如何过日子,一如生前。只是每次梦中醒来,心里酸痛不已。 今天大妹和其他家人去母亲的墓前祭奠。我远在海外,只能遥寄心香一片,献给生我、养我,一辈子辛苦操劳的母亲。 妈妈,我思念您!!!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2019母亲节

虽然再也不能对自己的妈妈说“母亲节快乐”。虽然依旧会在梦见母亲醒后伤心。但还是愿意祝我所认识的做母亲的女士们“母亲节快乐!” 愿她们的孩子们知道,有母亲健在,是莫大的福分。能孝敬母亲,是多么的幸运!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党对分裂的热爱,能像国民党这样从一而终ZT

古风按:虽然不全然同意作者的观点及采用的史料,但确实被作者独到的见解,犀利的鞭辟所折服。同时作者巧妙地把柳耆卿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和辛稼轩《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中的句子用作回目,借悲切苍凉词述悲切苍凉史,实在是神来之思,令古风拍案称绝,佩服得五体投地! 国民党:七十古稀两局棋,山河家国一场梦 ZT 现代中国的孕育,始于国民党,发展于………?路远且艰。国民党所有戏剧般的宿命,都是为了迎接现代中国的新生。思考国民党的失败,也是现代组织的思考。 =====寒蝉凄切====== 秋意萧瑟中,中国国民党退守台湾已70年。 2015年秋冬,在决定命运的“总统大选”战役中,国民党望风而溃,全党上下弥漫着一股集体从沉船逃亡的气息。 第二年3月,新当选的党主席洪秀柱,宣称将“在废墟中重建家园”,幻想东山再起。 5月,世仇蔡英文就将取国民党而代之,正式入主台湾大位。 多么熟悉的剧情。 是的,此情此景,仿佛又回到了1948年深秋。 彼时,战场上接连失利的国民党,四顾惶惶,朝野上下一片哀鸿遍野声。 被当局者称为“徐蚌会战”、被胜利者写作“淮海战役”的大决战后,朝代更替的棋局已在事实上结束。 11月,宋美龄带着全党心气,再次飞往华盛顿求援,试图重温“国会演讲”的外交旋风,幻想着大米国上下还会被她倾倒。 可惜,昨日黄花,晓风残月,世界新霸主是一点兴致都没有了。杜鲁门甚至挖苦她“到美国来,是为了再得到一些施舍”。 重建家园?这话蒋介石也说过啊,精诚团结,反攻回来。六十多年过去了,大陆没反攻下,国民党连最后一块立足之地也要丢掉了。 六十七年,大小双甲子,前世今生一轮回。 江山依旧在,你咋又把它搞破碎了呢? ===== 骤雨初歇 ===== 其实,天平一开始还是倾向国民党一方的。 1946年, “抗战”结束后,积贫积弱的中国,近百年来第一次在与“列强”的对抗中成为胜利者一方。就算是在美苏帮忙下的惨胜,那也还是胜利。只要是胜利,就总比一本本屈辱的不平等条约好太多了,何况“二战”中的英法两国,不也是在美苏协助下的惨胜吗? 挟抗战胜利之威,蒋委员长领袖威望如日中天。甚至早在“二战”尚未结束时,他竟受邀参加了“开罗会议”,与罗斯福、丘吉尔并为三巨头,一起筹划“二战”后的世界新格局。 近代史第一次这么垂青国民政府,按理说,你应该有个好未来才对得起上帝的剧本啊。 然而,到了1948年,“国共内战”才打两年,国民党溃败之快,就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就像后来,拿下人神共愤的陈水扁贪腐政权后,“小马哥”马英九雄姿英发,帅朗形象给政坛吹来一股清新之风,全党上下朝气勃勃,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 谁能想到,一股作气走的竟是下—坡—路! 这么好的江山,你怎么就有办法糟蹋呢? 从1946,到2015,国民党到底中了什么邪,被下了什么蛊? ===== 都门帐饮无绪 ===== 是国民党没有人才吗? 当然不是。 比起另一方,国民党的人才只多不少。 军事上的人才,光一个“小诸葛”白崇禧,就与林彪不分高下;别说比“小诸葛”还会打仗、三次击败他的陈济棠了,更别说入缅歼灭大量日军、又多次击败林彪的虎将孙立人了。 国共双方都有承认,国民党不是输在军事上。 那是输在纵横捭阖的谋略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Flight from Montreal Back to Toronto

Two weeks ago, my wife and I flew to Montreal for ICS’s Christmas party. On the flight back to Toronto the following day, I was sitting beside a windows close to the left wing root, and recorded the taking of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

初冬里的暖意

冬天来了,风雪相携而至,天地间满是凛冽之意。 但是今晚的经历,却让我亲身感受了人间的温温暖暖。 女儿今晚乘坐VIVA回来看我们。到站下车时匆匆忙忙,把刚刚花了数百元买的化妆品和其他礼品落在了车上。当她坐到我接她的车子上后,发现东西不见了,急得都快哭了。见此状况我一面安慰她,同时掉头去追VIVA。 一站又一站。都快到终点站Newmarket了还看不到任何VIVA的踪迹。心中不禁觉得没戏了,东西肯定回不来了。 谁知道,就在此刻,十字路口对面反方向出现了一辆VIVA,正往多伦多方向开去。我觉得不应该是这辆车,但奇妙的是,女儿却认定就是它。于是我在十字街口掉头,就追了上去。终于在下一站追到了VIVA的前面,立马让女儿下车登上VIVA去问问看。 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不到一分钟女儿就回来了,脸上满是喜悦,手中正是她的购物袋子!原来去往Newmarket方向的一位乘客发现了这个袋子,就交给了司机,而司机就带着它一路回来,希望失主会来寻找! 女儿开心地不住称谢,我则心中满是感恩。在这初冬的寒冷里,感觉到满是暖暖的人间情义!

Posted in Blogroll | Leave a comment